上地 父親。 【自由副刊】郭本城/ 在綠島,追憶父親柏楊 - 2之1

【父親節】有種安心叫做我的父親 ! 2020爸爸節禮物大推薦

上地 父親

父親節快樂!我很喜歡父親節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父親節讓我有機會思考天父的事。 以下是我使我想起天上的父親的10種方式。 他是家中的領袖 我爸爸是家中的領袖,他帶領我的家庭走在正義的道路上。 多馬.貝利長老說:「就是領袖職務,最重要的領袖職務。 從以前就是這樣,未來也是如此。 」 從小到大,每當新學年開始,我的爸爸會給每個孩子一個父親的祝福。 我很感謝他樂意透過聖靈帶領他的家庭。 天父也在我們每個人的人生旅程中不斷地指引我們。 如果我們選擇歸向祂,祂會在我們每一天的抉擇中帶領我們。 祂知道我們會需要什麼去獲得最後的幸福,祂也會帶領我們回到祂身邊和祂永遠在一起。 他很樂意付出 孟蓀會長說過:「父親就和母親一樣,樂意為自己的孩子犧牲自己的享受。 他每天辛苦地為生活提供一切所需,不曾抱怨,只關心他的家庭的幸福。 」 高中畢業前我從來沒看過爸爸買新衣服或鞋子給自己。 他無私地為我們犧牲。 記憶中有許多他為我服務的回憶。 他開車帶我上學、熬夜和我一起做功課,和做我最喜歡吃的東西給我吃。 我的爸爸是個樂意付出的爸爸。 天父也渴望祝福我們。 祂渴望無時無刻都向我們表達愛。 祂的愛從未止息,無論我們知不知道祂的愛,祂都愛我們。 祂想要我們繼承祂的一切,而慈悲的祂也會盡全力地讓我們知道祂的愛是真實的。 他充滿知識 我記得從小到大爸爸都是個萬事通。 他什麼都知道,而他的知識也常常幫助我。 他的知識能力祝福了我,也在我需要的時候教導我一切我應該知道的事。 Marion D. Hanks長老曾教導:「因父親的教導而獲得的知識會深烙在我們的靈魂上。 」我知道我的生活的確是如此。 天父的知識是完美的,祂擁有一切事情的答案!當我們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時,祂也擁有我們生活中的所有答案。 祂可以完美地看見一切事物的開始與結束,祂擁有我們所尋找的所有的知識,和一切我們所需要建立的知識和技巧。 他讓我們透過犧牲和努力工作來學習 我清楚地記得在炎熱的夏天我拔掉的那些雜草,感覺爸爸要求我做的事永遠都做不完,或感覺自己錯過了別人的派對或出去玩的機會。 那時的我很生氣,我覺得他不公平。 現在當我回頭看,我看見爸爸教導我犧牲這項原則的重要。 得到一切我想要的事物並不會讓我的人生更順遂。 羅素.培勒長老曾說:「犧牲是純正的愛的表現。 」爸爸要我做出的犧牲讓我更了解我對他的愛,而他也因為愛而為我做出犧牲。 透過要求我們犧牲,天父也表達了祂對我們的愛,給我們更棒的應許。 當我們樂意放棄我們的寶藏時,祂雖然感到歡喜,但祂也知道我們的痛苦和淚水。 祂要我們變得和祂一樣,所以我們必須像祂為我們犧牲一樣地犧牲。 他有幽默感 爸爸常講些很好笑的話,特別是在我心情不好時逗我開心,讓我重拾微笑。 培道.潘會長要我們「在平凡的事物裡找尋快樂,保持你的幽默感。 」我爸爸的幽默感能讓我忘記糟糕的一天。 常常有人說天父也有幽默感。 祂喜歡看到我們快樂微笑的樣子,祂會做一切所需來幫助我們在黑暗的時刻中看見光明的一面。 祂清楚我們的幽默感,也知道該如何才會讓我們微笑。 祂在懲罰中教導 我覺得我還算是個乖的孩子,但我還是記得那些面壁思過或數到一百後才能離開房間的回憶。 我還記得爸爸念我念到哭,和自己因為回嘴而被處罰。 在那些放學後爸爸問我的問題以及教導的時刻之中我看見了他純正的愛。 Marvin J. Ashton自己也曾說過:「有時候我們真的需要在愛、幫助、希望中被懲罰、誡律,和糾正。 」 天父會在我們需要的時候懲罰我們。 我認為這並非祂最喜歡做的事,我知道這也不是我父親最喜歡的事,但祂仍舊花時間這麼做,好讓我們學習成長,我們也更能守紀律地遵從祂。 為什麼天父要懲罰我們呢?你猜對了,因為祂愛我們! 他是服務與愛的榜樣 我喜歡回想那些爸爸放下手邊的工作參加教會聚會的時刻,他盡全力光大他的召喚。 還有那些他當志工或去別人家給別人祝福的時刻。 他是真正的基督般的愛的。 他樂於付出、服務,透過許多方式他默默地以服務的榜樣教導我。 泰福.彭蓀會長曾說:「藉著榜樣與言語及行為教導。 好榜樣就是最棒的教師。 所以父親的首要責任就是建立良好的榜樣。 」 天父也不斷地為我們服務、愛我們。 無論多麼不方便,祂都會以慈悲透過榜樣帶領。 也許愛和慈悲是祂的愛的語言。 當我們更加學習如何寬恕他人,我們就能更輕易、更謙卑地為他人服務。 天父毫不懷疑地知道為他人服務的我們也完全地愛著祂。 他讓我們自己做決定 希拉曼書14:30中讀到:「神已容許你們自己採取行動;因為看啊,祂已賜給你們,也讓你們自由。 」我的爸爸也讓我自己做許多決定,有些決定甚至與他的選擇相反。 他當然知道我的某些選擇會為我自己帶來頭痛和苦惱,他也不忍心看我受苦。 但他知道讓我自己做選擇能達到我的潛能,我也能因此需要從我的選擇中學習和成長。 這不是很棒嗎?天父非常愛我們,祂甚至給我們選擇權。 祂派遣祂的愛子來做我們的救贖主,因為祂知道我們在這到路上會犯錯。 我無法想像天父看著我們犯錯而感到憂傷時祂有多難受。 我也無法想像祂如何承受看著我們離開祂,並知道我們將會面臨痛苦和考驗,而且我們有可能無法回到天家。 但祂仍舊因為愛我們而這麼做了。 他考驗我的耐心 老實說我記得那些生爸爸氣的日子。 我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又認為爸爸看不清楚我的立場。 眼淚滑過我的臉龐,憤怒的話語和大聲尖呼「這不公平」的時刻。 我相信這些難受的時刻對於爸爸來說更難受! 慈愛的爸爸永遠不會想看到自己的孩子遭受情緒上的痛苦或憂傷,但他最了解一切,而他也因為愛而長期忍受,幫助我了解耐心的美德。 賓賽.甘會長曾說:「痛苦能使人們成為聖徒,他們會從中學習到耐心、長期忍受、和自我主宰。 」 天父給我們的愛是完美的。 因為這個愛是完美的,有時候祂會藉由等待允許我們心碎。 每當我們認為「這不公平」時祂的心也跟著抽動,但祂讓我們經歷這些無比的痛苦,所以我們對耐心有更大的理解,進而成為我們能夠成為的國王與王后。 他喜歡聽見我們說「我愛你」 我的爸爸的父親身分從來沒有放過假。 泰福.彭蓀會長說:「父親的召喚是永恆的,其重要性超越今生。 這是一項今生及永恆的召喚。 」 我常常忘記爸爸無時無刻都掛念著我們。 我常常忘記他為我做的犧牲。 我向爸爸說的「我愛你」並不夠多。 天父要我們向祂祈求祝福,但祂也想要知道我們有多麼看重祂為我們的生活所帶來的影響。 我們有多常向祂表達感謝和愛呢? 透過為人服務、跪下祈禱表達謙卑,或記錄下聖靈的提醒及溫柔的慈悲向祂表達我們多麼重視祂的愛和話語。 希望我們都能在父親節及每一天持續不斷地向我們地上及天上的父親表達我們的愛與尊敬。 你從你地上的父親身上看見了什麼特質,讓你想起天父對祂的孩子的愛呢? 原始文章由Ashley Frederickson所寫,在thirdhour. org張貼,標題為《》 在人人戴口罩的時期,你會不會覺得人心變冷淡了呢?聽聽鄔希鐸長老這個非常棒的忠告! -------以下是翻譯------- 最近,有些人問我:「自從這個疫情的開始襲擊,你都花時間做些什麼事?你一定有很多的時間!」我感覺我比以前還要更忙了!我沒有到各地拜訪,但是我正在用科技來跟世界各地的人們聯繫,包括你,就是現在!在Instagram上! 海瑞荷和我學會專注在我們「可以」做的事,而不是我們「沒辦法」做的事。 舉例來說:我們認為我們現在使用的溝通科技工具正是從天而來的及時的禮物。 當我利用視訊與人對談時,我感覺我好像坐在他們的房間裡,而他們則是坐在我的房間裡!我們能看到他們的表情、聽到他們的聲音,甚至看到他們的淚水!我們雖然無法擁抱,但是我們會把擁抱留到下一次。 現在仍然是困難的時期,但是我相信我們應該要善用科技工具來跟我們所愛的人建立更深層的社交關係。 這就是為什麼海瑞荷和我這個特別的時刻想要像我們的親朋好友建議:讓口罩罩起你的臉,但是別罩了你的心。 當你把你的心裡及靈魂裡所想的事與別人分享的時候,你會跟他們有更深的連結。 身體上的距離可以提煉和啟發我們想與他人分享愛的其他方法。

次の

準新娘單身趴上「扭腰火辣熱舞」 單戀男闖進怨恨狙擊…她秒成冷屍躺地

上地 父親

離開的午後,先在池上車站短暫停留兩小時等候列車,來到民宿主人小賴非常推薦的地雞町,地雞町的老闆為了開店特別到日本研習一年,在2018年的暑假開了這間店 地雞町 電話 : 089 863888 地址 : 台東縣池上鄉中山路263號 火車站直走遇到第一個紅綠燈, 左轉直走不到一分鐘就看得到 | 可現金、刷卡| 池上車站這一排的房子老的很有味道,地雞町特意用自然生鏽的鐵簍字顯現招牌 進入地雞町突然讓我想起嘉義老家,那個只有過年會開個5小時車程抵達的阿嬤家,自從阿嬤搬來台北後,我們有三四年沒回去了。 爸爸總是說這間老房子是爺爺帶著他們一磚一瓦砌成,還用了非常現代的浴缸,叔叔負責漆油漆的區域有多麼不用心坑坑巴巴的… 走進地雞町撲鼻而來擋不住的老房子味,會讓人想起許多以為忘記的事情 聽著玉蟾園民宿主人小賴提起自己國中同學開的這間店,提起小農二代三代回故里傳承祖業,總是能觸動人心底最柔軟的一塊 「養雞」是地雞町老闆父親的無心插柳。 父親原本在台北的科技大廠當廠長,但因心繫遠方的祖父母,父親放下一切回到家鄉-池上,向祖父學習如何養雞、開始他養雞的旅程 時光荏苒,因為堅持、因為努力父親的第四個孩子『後山讚鬥雞』 「後山信馨」即是源自於兒子對於父親的緬懷,承接父親的意志與信念 父親未完的旅程,將由我們繼續。 地雞町還有一面網美牆,牆邊放著從產地到餐桌的小農作物 到底放山雞是什麼?與土雞有何差別?經解釋才知道其實放山雞並不是特定雞種,而是一種養殖方式,各雞隻其實都可以適用放山雞模式 相較於一般舍室飼養的肉雞,放山飼養方式下的肉雞肉質口感除了較為紮實、Q彈之外,油脂比例較少、肉汁甘甜,無論是何種料理方式都大勝一般舍室飼養的肉雞,而放山雞的優勢更加顯現在「雞精」上! 如果還抽不出空來台東池上一品地雞町美味,推薦大家可以先網購熬雞精試試 說起玉蟾園和地雞町的好友誼,從這個別緻的檜木名片座可以體現 我們的預約還用正當紅的卡納赫拉小雞坐鎮 地雞町菜單 來池上真的別再吃悟饕便當了!快來地雞町!看看菜單這價格非常實惠 地雞町套餐附沙拉、玉子燒、紅烏龍茶 隨著季節會更換,我們當天喝到的是好好喝的洛神花茶 、白飯和風味雞湯 以下先插播單點料理,還有分享玉蟾園老闆文彩飛揚的食記 地雞薄餅 NT. 130 沒有拍得很清楚的莎莎醬,給的量非常足,不過薄餅本身不沾醬味兒相當完整,這一道很適合大家點來分食 紅烏龍鮮奶茶 NT. 50 出自小農料理菜單,肯定是選用最優質的茶葉所沖泡,如果喜歡茶質厚重具熟果香,那一定要來一杯紅烏龍茶,滋味醇厚圓滑,非常好喝 地雞滷 NT. 100 好的,好的,我知道這價格便宜到誇張了 但大家要想想產地直送,作為農家本體沒有浮誇哄抬價格是非常佛心了 從地雞滷我算是完整吃到放山雞肉質,畢竟剛剛薄餅是雞絲麻~我不得不驚嘆從小吃過這麼多雞肉,這是我第一次發現雞肉也能這麼好吃 所以回家查了許多關於放山雞的故事 『近年放山雞的飼養模式沒有傳出染病案例,可能是因為放山雞放養的範圍,與候鳥的飛行路徑不太一致,候鳥渡冬時大都停留在沿海的沼澤或水塘休息,但放山雞卻是在深山裡走跳,生存領域不同,多少等同於隔離的效果;此外,他也表示,這種飼養模式下的雞,性格比較兇悍,連兇猛的老鷹和蛇都不敢造次,被病毒感染機會也較低 不過這種飼養方式要花費大量時間和人力來照顧雞隻,沒有一定程度的技術很難執行,成本也比一般在室內飼養來得高,像他們平均要養足120天才會讓雞上市,幾乎是白肉雞的四倍之多,高額的成本就是必須要跨過的門檻之一』 香煎雞腿排 NT. 230 套餐 無敵,這道非點不可!池上放山雞外皮呈現金黃色,外型飽滿,軟嫩的肉質與豐沛的雞汁融為一體,刷新味蕾對雞肉的既有記憶 還有兩球池上米,米粒飽滿Q彈的池上米,會讓你反思是不是很糟蹋平日的自己,都在吃些什麼呢 真的,就是咬勁十足 如前提及,小農第三代特地赴日取經,所做的玉子燒蠻有意思的 外觀偏黃我想應該是使用了放山雞雞蛋的緣故吧 地雞相撲鍋 NT. 200 套餐 鍋物配角的金針花、高麗菜等,每一樣都是小農親自挑選的台灣在地嚴選食材 相撲鍋湯汁醇厚就像熬煮多時的雞湯,雖然我已飽足但還是很捨不得的希望把它們都裝下肚 想起先前看過一本《食物正義》書籍提及,食物正義,是一個強有力的概念,可以和更多環保組織一起,推動社區改變,也能夠「同時」為我們帶來一套更好的食物系統。 台東小農從民宿到養殖業者,確保食物的種植、生產、運輸、配銷、取得和食用的利益與風險,並公平分擔,帶給我們更安心的產地到餐桌.

次の

話題》日本文壇中的「父親的女兒」:森茉莉、津島佑子、井上荒野

上地 父親

日出第四信用合作社(來源:維基百科) 在第四信用合作社的斜對角,則是「中區再生基地」。 這裡原為第一銀行台中分行,建築在1959年10月落成,在2012年由東海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蘇睿弼發起的「中區再生基地」租用之前,這棟建築已閒置多年,隨著中區再生基地的進駐,為老房子注入新生命,也為台中的中區注入一股活力。 蘇睿弼:從中區再生到中央再造 走進中區再生基地,沿著階梯攀爬,一路通往二樓,偌大的空間僅用水泥空心磚牆隔出室內、室外。 往室內辦活動的場地走近,飄來一陣咖啡香,蘇睿弼坐在堆滿資料的辦公桌前,在他身後是一張放大比例的台中市中區地圖,地圖上好幾處標示著紅色圓點,蘇睿弼起身指著這些紅點說,「這些都是未來預計會重新整建的老建物。 」其中包括即將整建完工的中央書局,以及要改造為文創餐廳的南夜大舞廳,「這些老房子不只有許多老故事,更承載著許多人的生命軌跡。 」 提起「中區再生基地」的成立,蘇睿弼憶起2012年元旦的下午,他走在台中的舊市區,當時天氣晴朗,但街道上卻沒什麼人影,「像是誤闖了一座曾經繁華的廢棄城市。 」這個在他唸大學時期熱鬧非常的台中舊市區,才不過30年的時間,竟然成為一座空城。 蘇睿弼的中區再生基地(中央社記者鄭景雯攝) 當時蘇睿弼因為承接台中市政府的舊市區再生研究計畫,計畫規定團隊必須要在舊市區設立駐點辦公室,他趁著放假日尋找租屋物件,但一路上只見許多鐵門深鎖的店家或空屋,卻很少看到招租的廣告或紙條。 直到踏進「老樹咖啡」,看到店員用虹吸式咖啡壺煮咖啡,以及櫃檯後方磚牆上的壁畫,彷彿回到他在日本留學時常去的老咖啡店。 而老樹咖啡使用的咖啡杯組,則和蘇睿弼父親買的第一套咖啡杯組一模一樣,不一樣的時空背景,卻因為場景、物件的相似,拉近了時代的距離,加深了記憶的刻度,也讓蘇睿弼感受到台中舊市區的獨特魅力。 於是他透過「中區再生計畫」,調查中區的空屋現況、產權關係、人文歷史、產業資源等,以媒合、調查、提出願景、辦展、工作坊等方式,為中區的老房子找到再生的機會。 台中市中區 提起促成中央書局整修的起因,蘇睿弼笑說,「我不是台中人,因為讀東海大學建築系才和台中結緣。 」他憶起大學時,只有台中火車站前的中區才算所謂的「市區」,要購買建築模型材料時,總會搭三、四十分鐘的公車「進城」,穿過交流道下,是一整片的稻田,一直要進到五權路之後才出現市區的樣子,買完材料後也不忘到第二市場吃小吃、看電影溜達溜達才回學校。 蘇睿弼對中央書局的第一印象是「暗暗的」、「有很多日文雜誌」、「櫃子很高」,通常他只有到市區買模型材料,才會繞到中央書局晃晃。 蘇睿弼對中央書局的情感,或許不像其他從台中出身的文化人深厚,但也因為2015年參與了聲援保留中央書局的活動,過程中他感受到這個書局除了有歷史上的文化意涵,也跨越時代,串連各個世代人的記憶。 張杏如決心重造中央書局(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接手中央書局的張杏如回憶,她的童年都在台中度過,小學三、四年級前就住在中華路1號,那時還是鋪著碎石的路,是經常有牛車經過的地方。 她家是日式的房子,走過民權路後,過一個街區後就是稻田。 稻田的後面是當時台中師範學院的附設小學,她在那裡讀小學。 家裡離中央書局相當近,那時「家裡的地球儀,每一個人的字典、辭典或是文具,畢業的時候要送的鋼筆,全都是在中央書局購得。 印象裡書局有個很大很大的書櫃,小時候仰望起來是非常大,是對中央書局非常模糊卻深刻的記憶。 」 從租到買,張杏如全心籌備重建中央書局,源自對自己故鄉的眷戀與童年的快樂回憶,那個情感非常深刻。 而張杏如的父親生在1911年,民國元年正是日治大正時期,是日本比較民主浪漫的時代,她也從父執輩身上承襲浪漫情懷。 中央書局是張杏如自小的快樂回憶(中央社記者謝佳璋攝) 她回憶,當時中央書局是募資而來,父親也是中央書局的股東。 比較富有的人出得多,其他人也捐些小錢,集眾人之力成就了中央書局這件事。 父親與成立中央書局的人淵源頗深,像葉榮鐘是住她家隔壁,而中央書局第一任創辦人莊垂勝、字遂性,她都用台語喚他遂性伯。 1950年擔任董事長的張煥珪,她稱煥珪伯,這些當時主導中央書局的人,都和父親有密切來往。 其實中央書局是張杏如的先生何壽川送給她的70歲生日禮物。 中央書局整建需要資金,「那年剛好70歲,先生說要給我買一個禮物,剛好碰到這件事。 我就說,那就這個吧,就中央書局好了。 」張杏如想來,不自覺笑了。 整修困難 一一克服 1927年中央書局創立之初,位在台中市寶町三丁目十五番地(後為臺中市中區市府路103號,天主教聖母聖心修女惠華診所附設曉明護理之家現址)。 1950年由張煥珪擔任董事長時,中央書局才搬到現址,興建新的書店建築,建築師為林文章。 蘇睿弼表示,中央書局現址建築在二戰後興建,屬於折衷主義式建築,混合了日本殖民時期的技術,設計受彰化銀行舊總行的影響,融合古典建築樣式。 三層樓高,頂部圍繞牆頭有花草飾帶,裝飾集中在女兒牆上,由於地處街角,造型採彎弧設計,具氣派大門及寬廣的騎樓空間,內部桁架呈放射線伸出,幾近落地的窗戶,使得內部空間顯得非常明亮,像是具有風格品味的文化堡壘。 張杏如為中央書局的整修奔波(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 談到中央書局的整修困難,張杏如眉頭一緊,除了因為很多硬體都要重新來,「想到將來許多人要在這裡進出,結構的安全是非常重要的,萬一房東說要收回去怎麼辦?」他們跟地主談判,表明要是不賣他們,之後就不租了,幾度往來,結果才讓地主答應賣出。 然後便捐給上善基金會,因她認為這樣一個地方也不屬於她與夫婿兩個人,而是屬於所有台中人的共同回憶。 張杏如說,旁人可能都會覺得她是唐吉軻德,她仍謙稱自己是平台型人物,出發點只是想重新耕耘這曾經荒蕪的土地,讓各種生物、植物都可以自由的在裡面生長。 她希望將來很多人會在這裡相遇,讓思想在這裡碰撞,為台灣的未來、帶出新的活力與生命力,開啟中央書局的新生命。

次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