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没海。 814.第814章 东海城溺咒_全职法师_笔趣阁

溺尸

溺没海

溺海小说简介 戎予安心黑手辣,为达目的总是不择手段。 唯一让他没辙的,大概只有那个把自身贬进尘埃的女友。 在斩荆棘、破巨浪, 好不容易把拦路石们踹到一边后…… 他小心翼翼伸出手。 廉慕思向瞠目结舌的妇人打招呼。 犹如一声晴天霹雳,正在收拾客厅的刘姨僵住在原地,笑容消失了刹那,又重回脸上。 惊讶的视线上下打量少女,像看一位接受了公主亲吻重回英俊样貌的的王子。 直觉在叫嚣着凶多吉少。 得知慕斯还未归家,气急败坏打来了电话。 直到关门声在耳旁响起,刘姨才从震惊中猛然清醒,一拍大腿,绒布一甩,激动地去找电话。 这回没有违法的未成年司机,戎予安闭眼小憩,在听见门滑动的声响后,才睁开眸子。 看廉慕斯不习惯般拢住裙子的后摆坐下,白净的小腿若隐若现,双腿合并,猫包顺手放在了腿上。 她把手搁在猫包的其中一侧通气口,糖糖凑过来,闻到熟悉的气味,隔着一层面料磨蹭,主动打起呼噜寻求抚摸。 一路上都很沉默,两人面对面坐着,一个看人,一个看猫,离的很近,能闻到对方身上的香水味。 戎予安身上有干净的香皂味,廉慕斯感到熟悉。 现在有很多皂感浓烈的香水,像刚洗过的衬衫,明净利落,与前天在他身上闻到的香水味道不同,那天是成熟低调的木质香,带着一股保守禁欲的气息。 今天倒伪装起来了,干干净净,无辜的很。 对面的人也在观察——视线游弋过脸颊,锁骨,细腰,以及小腿。 这么近的距离,能轻易看清廉慕斯低眉顺眼的五官,并不精致,组合起来配上合适的妆容后,那眼睛懒洋洋顾着怀里的猫,眼尾诱人,增分不少。 就是腰太细了,得多吃点。 客气混着暧昧,你来我往中很快到了目的地。 戎予安先下了车,递手过来,廉慕斯以为他要接猫包,探出了一点身子想把包交给他,结果被人一把捞住腰。 高大的男生像抓小鸡一样,隔着一层布料,腰间那一块肌肤发热发烫。 一提,轻轻一放,就连包带人站在了地上。 果然太细了,摩挲指腹残留的温度,戎予安心不在焉地想。 但又不总是老实,所以很有意思。 前主人因为资金原因没有带糖糖去医院打疫苗,做检查,尽管送了玩具和剩下的食物,但明显支撑不住太久。 临走时她拒绝了钱,红着眼恳求他们照顾好猫。 又考虑到家里没有猫需要的用品,答应了这个提议。 倒是无所谓戎予安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心知他生了点兴趣。 既然如此,该约会可以约会,该吃饭可以吃饭,用不着显得欲拒还迎,等兴趣一过自然皆大欢喜,因为其他人没有喜欢自己的理由。 宠物医院的等待区有不少愁容的主人,他们的宠物有的昏昏欲睡,有的在怀里呼哧呼哧喘气,有的有气无力趴在地上,更甚者牵了一头小牛犊似得黑犬,待在角落,很是显眼。 去前台做完登记,戎予安抽走了需要填写的表格,廉慕斯作为第一次养猫的新手,只能环住猫包在一旁观望。 牙结石有点严重,建议今天验血,下周来洗牙。 疫苗的话最好还是打一针。 戎予安对这方面很熟练,哪个牌子适合这只猫,需要买什么玩具,或者喜不喜欢猫薄荷,全都一清二楚,在琳琅满目的商店中节约了很多时间。 逛到中午,司机过来接了人和猫,送他们去吃饭。 廉慕斯以为是去有名的餐馆,或者老牌饭店,没想到车子停在了一个普通公园前。 戎予安口中的馆子位于公园偏门。 说是馆子,其实就是个贩卖蹄花的摊位。 拢共摆了六张小桌子,他们到的时候没多少人,戎予安就点了蹄花汤,又要了一杯热牛奶,放到廉慕斯跟前。 摊主是个精干的中年妇女,眼角稍稍上斜,走起路来带着一阵风,端得是雷厉风行。 她把两份蹄花汤放在这对小情侣的桌上,汤刚盛出来,还泛着丝丝热气,熬得又白又香。 廉慕斯猝不及防。 她可以想象戎予安约会时去吃法餐,去吃昂贵的高级日料,去高级酒店来个夜景烛光晚餐,就是没想过这人会带女生去吃猪蹄。 再如何美味的猪蹄,吃起来也相当不方便,很容易吃得满嘴是油,可以说是约会最不能点的食物之一。 这是因为自己只是这种程度吗,可猪蹄有什么错呢? 廉慕斯为被侮辱的猪蹄感到难过,直到吃进第一口。 蹄花炖得很软糯,筷子轻轻一夹,加上辣椒酱,肥而不腻,入口即化,很是鲜美。 廉慕斯很喜欢这样不失劲道的胶原蛋白,酱料很棒,她吃得很开心。 猪蹄汤很清淡,带着一点微微的甜,肚子暖暖的。 尽管不清楚吃个猪蹄为什么要点牛奶,但不喝的话太浪费食物,她拧开瓶盖,打算中途休整,先解决掉这瓶牛奶。 没料到对上了戎予安的视线,黝黑的眸子直教人瘆得慌。 除非关系亲密无间,否则必会对女生的心灵造成极大伤害。 廉慕斯恍然大悟,不仅没有大受打击,反而放心不少:异性多余的兴趣和关注自然越少越轻松,不知从何时盯梢的姜承悦已经足够让人头疼,如果这位再来搅合,平静的游戏生活势必会被迫做出牺牲。 戎予安这样直白又不失幽默的约会,真令人安心。 近日天气转凉,午后的阳光不再像之前那般毒辣,轻降在身上,落于枯叶,有一种慵懒的美丽,醺然浸入繁华街道中。 舒适的午后不适合四处走动,更需要安宁享受。 已经充分理解戎予安心路历程的廉慕斯,主动邀请他前往一个能满足双方需求的休闲场所。 木质的书架,一层叠着一层,层层起伏。 书本或整齐、或静卧在隔板中,厚重的布帘挡住了窗外的光线和嘈杂,阴暗角落,红木灯饰亮着静谧的光。 这里是隔绝在银河另一端的宇宙,是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是知秋的叶,是读者眼中的绝美之地。 放眼望去无处不是书籍,无处不是清幽,安静到听得见踏在木质地板上行走的声响。 廉慕斯开灯,灯光来自唯一空着的墙壁——庞大的鱼缸镶嵌其中,小丑鱼游来游去,互相嬉戏在蔚蓝水灯下,带起粼粼水光,仿若童话般世界。 这栋二层楼隐藏于一条热闹的商业街中,待在这个空间里会有一种奇妙的感觉,隔着一层玻璃,窗外人声鼎沸,室内万籁俱寂,强烈的对比下诞生出不真实感。 戎予安望着天花板,那上面用做旧的铁链吊下鸟笼、书籍和星星,像特意以书本堆砌的疯狂茶会,只为一人存亡。 这间小型图书馆是十三岁的廉慕斯时收到的生日礼物,里面的装潢和设计,都由兄姐亲自操刀,是属于她的私人庭园。 脚下铺满了很厚的地毯,陷到脚踝,犹如走在云端。 分明有其他普通的小说,偏偏就选了这样的标题,显然并不建议某人待在此处。 或许是出于安全考虑,她所在的阅读区域的书架都只有半人高,一眼扫过,右手边尽是些推理小说,从柯南道尔到阿加莎克里斯蒂,从松本清张到江户川乱步,从社会到本格,著名的,无闻的,所有封皮都已拆下,有些翻得很旧,有些整洁如新,像翻了一遍便匆匆略过。 廉慕斯似乎已经沉浸在另一个世界中,神情严肃认真,让人禁不住好奇——真有那么好看吗? 他的视线停在书架上的一本书上,这本书随意放置在一堆推理小说中:连接封面和封底部分的书脊破破烂烂,冒出了一截突兀的线头,除了恶意破坏以外,只能猜测这本书的阅读次数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地步。 书脊上的书名近于消失,将其抽出后,也是一本推理小说——阿加莎的啤酒谋杀案。 戎予安很不讲究,席地而坐,半曲着一条长腿,左边就是廉慕斯的小脚丫子,圆润的指头微微蜷起。 两人互不干扰,各自阅读。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书屋内时光变得缓慢悠长,读者们的心情平静下来,像相处已久的书友,安然待在这一方恰静的天地中。 不由……有些生气。 对于一个阅读推理小说的读者而言,中途标出凶手是最过分的剧透行为,不亚于杀死了读者的好奇心。 罪魁祸首——想来想去,只有一人。 她瞪着戎予安,直到对方面无表情把书的内页移到面前,不禁哑然失语。 戎予安内心的生无可恋感,在听见廉慕斯嗔声后消失大半,一阵酥麻感窜上头皮,眼里一暗。 看到一半想猜凶手,但是英文名太多了容易搞混,就标了个记,打算结局后回去看看。 啤酒谋杀案的构思精妙,情节环环相扣,扣人心弦处溢于言表。 翻到最后的扉页,一张小纸片飘落在地,戎予安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的字体歪歪扭扭,写得认真,他没有放回去,轻轻收了起来。 她并没有显露出明显的不情愿,就只是吃的很慢,唇扉开合间,可以看见一点小小的舌头。 糖糖是我们去接回来的,不麻烦。 反正戎予安对她没那个意思,当朋友处着也无所谓吧……刚回门,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从小院角落窜出,吓了廉慕斯一跳,仔细一看,是好久不见的二哥。 廉嘉慕来势汹汹,携着一根拐杖,左瞧右看,瞅见了她怀里的猫包,也瞧见了提着大包小贷跟在后面的老张,却没有看见图谋不轨的小兔崽子。 晓得某人会不辞辛劳,推掉一切赶回去证实真假,到时候从他嘴里听消息也是一样的。 护最爱的妹妹,挨最狠的打。 原来是为这事。 廉嘉慕嘴里的登徒子正靠在后座上,百无聊赖捏着一张小纸条,敛眸凝神,看不出什么情绪。 车内很冷清,在脑海中少许少量,勾勒出一个人的模样、神情和细微末节,原本沉静的音容笑貌,一点点演变得鲜活且富有生机。 仔细想来,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一抹嫣红,和进食时餍足的神态。 戎予安忽然睁开眼,沉沉盯着手中。 字还是那个字,字的主人一笔一划写得很用心,横是横,撇是撇,但没有掌握字的骨架,所以看起来很是别扭。 时间久了,纸条已经有点破损,笔墨泛着点黄,但不阻碍看清上面的语句。 有一部分被人为掐掉,只留下四个简单的字。 ……, 我喜欢你。 戎予安廉慕思的小说推荐 作者以熟练的写作手法加以精彩绝伦的故事内容,使本文深深的吸引了读者的目光,因此小编分享了溺海 戎予安廉慕思 火爆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希望大家喜欢,祝你阅读愉快。 相关小说• 本类排行• 猜你喜欢• 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本站所有软件来自于互联网,版权属原著所有,如有需要请购买正版。 如有侵权,敬请来信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orsoon. 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次の

援护僧侣相关

溺没海

热门小说—— 溺海大结局完结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廉慕斯的精彩故事,精彩段落欣赏:上次考试的平均分和中位分远远低于预期,理科重点班的成绩低到这种程度简直不像话,一班班主任老赵大发雷霆,誓要在月考中与同样是理科重点的三班一决雌雄。 唯一让他没辙的,大概只有那个把自身贬进尘埃的女友。 在斩荆棘、破巨浪, 好不容易把拦路石们踹到一边后…… 他小心翼翼伸出手。 溺海在线阅读 早自习时间,英语老师在办公室备课,教室里偶尔有学生讨论答案,安静到听得见书页翻动的声音。 上次考试的平均分和中位分远远低于预期,理科重点班的成绩低到这种程度简直不像话,一班班主任老赵大发雷霆,誓要在月考中与同样是理科重点的三班一决雌雄。 所有任课老师紧随其后,共同为班级学生带来了学习的噩梦。 近来成绩不佳的学生无不提心吊胆,埋头苦学。 恨不能悬梁刺股,把拳拳思学之心展现给着急的老师们。 这其中不包括所有人。 老赵高瞻远瞩,把所有牛鬼蛇神放置在了最后排,打造出了一块完全的死亡禁区。 睡觉的伏在课桌上一动不动,酣然入梦;玩手机的盯着屏幕,指尖飞快游弋;打游戏的神情专注,偶尔传出一两声压低的国骂;看书的桌上堆满了闲书,不时闷笑;化妆的顾镜自怜,细细补眉。 待在这片区域中的大多不会学习。 后进生们只要不吵不闹,没人去管。 老师们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打扰前面认真学习的同学,采取了放任自流的态度。 纨绔们悠然自得很是放松,稳定发挥拉低班级的平均分,给学霸们制造难度,提高他们的学习动力。 这也是为何学霸们不愿与之为伍的原因,不想和他们太多接触,平日要喝水都会特意从后门绕一圈,可谓唯恐避之不及。 当然也只是送进来为止——他们又不喜欢学习。 很是感人。 戎哥对此没有任何想法。 靠窗的位置,男生长睫微阖,低眉垂目,手持与课业不相干的书籍,周身的冷淡与周围格格不入。 他的存在占据了部分女生的注意力,时不时有女生偷偷看一眼,将眼睛短时间内从枯燥无味的题海中解救出来。 ——毕竟真的很养眼。 副班长是其中一员。 她失神望了半天,目光稍不注意就会追随那道身影,同桌用胳膊肘戳了几下,扔了团纸条过来。 戎予安自然是好看:个子很高,长得又帅,她偶然见到和朋友站在一起聊天的他垂眼一笑,清新俊逸,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暗恋是一回事,承认是另一回事。 副班长瞪了回去,可惜瞳色剪水迎人滟,雪肌白里透红,没有半点威慑力,倒把一个暗恋她的男生看得怦然心动。 副班长扯过一旁的草稿纸,匆匆写了字撕掉。 同桌不以为意,戎予安看上的女生传说有千千万,一个换一个,听多了就知道有多假,得亏有女生认真去找麻烦,要她说完全在浪费时间。 ……说起来,这一次又轮到哪个倒霉蛋了呢。 只要加上戎予安三个字,任何话题都有致命的吸引力,以前找戎予安的只有前女友们——分手太快,记不住脸。 难道……又交了新女友? 众人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然而,学习委员没有理解众人如芒刺一般尖锐,又如烈阳般热切视线中包含的感情和暗示。 他纹丝不动立在原地,宽厚的胸膛严实挡住了众人的好奇心,令人焦急难耐。 嘴角扬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眼底也笑着,只是一脸的倦怠散漫,透着对周遭一切的漫不经心。 提着一支显眼的红色环保袋,隔得近的学生闻见了一股饭菜的油香,与手腕上漂亮的表相较见绌,反差。 七班的廉慕斯,这可真是稀客。 连戎予安都诧异地挑眉。 诡异地安静了片刻,接着冷水入油锅,一片哗然后,窃窃私语声沸腾起来,就连班长都礼节性地与前桌聊了几句,才腾地站起,大声制止扰乱自习课的行为。 感情纠葛到豪门纷争,有钱人的娱乐邀请到宴会作伴——只有想不到,没有不敢说。 如果语文老师晓得此时此刻他们出众的想象力,怕是会感动到落泪。 副班长心里一团乱麻,贝齿咬唇,听身后不远处的女生说话,她已经收起了眉笔,正与旁边打游戏的人闲聊。 进了这个学校以后,才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的真正含义。 对于学校就是全部世界的学子而言,能够在这片天地中呼风唤雨就是一种了不起的象征,往往代表着青春和活力,出众的学习力,以及鼓舞人心的领导力。 但这所学校,同年龄的人并不限制于此,他们来学校只是因为需要证明他们获得了知识,除此之外似乎什么都不是。 站在顶端的人,哪怕不骄纵不张扬,也有足够引人注目的本钱。 无论好说歹说,只要一提她,对她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全都一问三不知。 以至于她的独来独往让人安心。 副班长握着笔,在草稿纸上划出了杂乱的线条。 分明是截然不同的人,但看他们站在一起,竟有与戎予安是同种人的念头。 教室外。 一米八和一米五的距离遥远,阴暗黑的廉慕斯后退几步,背靠走廊的窗台,勉强不必仰头。 朝阳初升,洒下光华,在她的长发上镀了一层薄薄的淡金色。 戎予安看在眼里,唇际漾出一抹微笑。 从笑容看,他与对面人的漠不关心无甚区别,只是多了点装腔作势,不屑也不羁,吸引着女生们的注意。 可惜她们前赴后继,不辞辛劳,也不会值得这人看上一眼。 廉慕斯敛目。 傻子太多,根本不够用。 他冲着廉慕斯摆手,示意早点回去。 戎予安看廉慕斯当即温良谦恭地笑,就像掏出一张画好的面具,笑容和上次在办公室偶见时一个系列。 比起过于人精的哥哥姐姐们,廉慕斯更擅长察言观色。 等看不见教师的身影了,她才慢悠悠收回视线。 她总像是与现实的服务器连接失败的模样,最符合其性子的情况,应该是目不转睛地无视,并且不会有多余的看法。 廉慕斯摩挲着袋子提手。 她已经有两年没有跟男生离这么近,尤其是个高的男生,这是第一次私下找戎予安,嗓子微微发痒。 戎予安觉得好笑,他竟然感觉对面的人在紧张。 不自然的垂眸,不自然的眨眼,不自然的手部动作,看上去仿佛在紧张——本人似乎未察觉到这一点,嗓音平稳,神态坦然。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将少女的理想集于一身的少年,骨子里比普通人更漠然。 那些只要在远处看着就好,冲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张牙舞爪的蠢货们,永远不会被放在眼里。 我知道这个提议很冒昧,如果你介意的话就算了。 中指戴了一枚嵌了珍珠的纤细戒指,指甲涂满了夸张的寇丹,醒目刺眼,标志着来者不善。 以焦以丹为首的小集团待在教室后,靠门的位置有一支倒下的垃圾桶,垃圾果皮混着一些眼熟的物品散落一地,气味刺鼻。 宁枝垂着脑袋不吭一声,指甲深深掐进了手掌心,掐的一片通红。 没有得到想要的反应,另一方很是不爽,其中有个女生从垃圾堆旁捡起一张纸,用夸张的音量叫喊。 六班的泾渭分明与一班不同,课后无论男生还是女生,通通待在教室前方的过道上。 因为焦以丹坐在最后一排,每逢下课,小集团的女生们总会聚在她的左右大声闲聊,旁若无人地霸占周围的位置,根本无法学习。 所以一到下课时间,后排位置上的学生们总会离座位远远地,像避开烦人的瘟疫。 为了商讨下个月运动会的方案以及项目报名事项,六班的学生还未离去,他们安静投以视线,齐齐看向教室后方的几个女生。 ——真的有些过分了。 六班的焦以丹在公众场合任性傲慢飞扬跋扈,却始终占据重心呼风唤雨,并不只是有钱就能做到。 表面的跋扈不代表愚蠢。 父母可以动用关系替她摆平事端,最主要是她会点到即止,不留下任何把柄,如果向大人告状可能还会被倒打一耙。 等会儿重新要一份试卷吧……不知道老师还在不在。 几个离得近的男生脸上已经有了愤懑,但顾忌焦以丹那对混不讲理的父母,终究只是握紧了拳。 认识到歪脖子树生了歪根的事实后,从此同班的人见她们都绕道走。 这时候站出来的,一般不太畏惧焦以丹一群人。 第一排的扎马尾的女生写完最后一题,把学习工具收拾进书包,头也不回。 耍这些恶心人的小聪明没有用,要是跟前年一样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高二的主犯全员劝退,听说受害学生为治疗抑郁症休了学,事件后续的冷却速度很快,没多久就销声匿迹。 学生们都认为这事雷声大雨点小,反而成了焦以丹一类人变本加厉的本钱——学校看在家长关系和学校声誉的份上,大抵还是会高高抬起,轻轻放下。 沐浴在众人注视下,她们并未察觉到自己的语速比以往都要快。 事态隐隐在超出控制。 程安对大呼小叫很是无所谓,就像在看一群聒噪的猴子,直到看得人不自在地闭嘴假笑。 原以为年纪大了就不会那么幼稚,但事实上并没有。 这事跟你没关系,少当好人。 欺凌是个奇怪的双向词。 一个英勇的战士被敌人不择手段地折磨,却宁死不屈,不愿苟且偷生,遭受的恶意根本伤害不到他的内心半分,就不能称之为欺凌。 ——让受欺凌者感受到恶意和痛苦,才是欺凌的精髓,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最多只能算挑衅或者用暴力进行单方面猴戏。 焦以丹眼里,接近戎予安的都是虫子,都是需要踩在脚下,让她们清楚身份,学会乖乖俯首,不能算平等的存在。 焦以丹吊儿郎当坐在后排的桌上,此刻脚压在旁边桌子的边角,轻轻。 沉重的声响后,也不知道是谁的桌子——桌上堆成山的书本、热水杯、卷子和笔哗啦啦落了一地,一片狼藉。 连在她周围的跟班都猝不及防,无措地朝她看,不明白怒火从何而来。 这一声可怕的巨响就像一把未知的钥匙,轻易打开了所有人心中压抑已久的一扇门,又像是宣战的号角,吹响了新的一曲战目。 那无辜的水杯重重摔在墙壁上,杯盖磕坏了一个角,热水流淌得到处都是,清脆地在地面滚了几圈,狼狈又可怜。 程安只在桌子摔在地上的一瞬眉目稍变,至于后来焦以丹的所作所为,她全然没有放在眼里。 有女生过来默默帮宁枝捡起地上的书本,也有男生悄悄往前移动了一段距离,挡在了两个女生面前。 没有人回应她。 所有人不约而同注视过来,眼里是看不懂的情绪,有冷峭,有厌恶,有憎恶,甚至隐约有一丝畅快,那种视线不像是在看朝夕相处的同学,更像在观摩忍耐许久的怪物。 焦以丹为首的小集团罕见地沉默不语。 短暂的静默中,气氛愈来愈紧绷。 暗波汹涌一触即发的形势下,一个突兀的角色加入局势。 门外走进来一个人,瞬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哪怕焦以丹怨恨得淬了毒的眼神还未来得及收回,六班其他学生守护的阵型还保持着原样,她也不解风情地走了进来,连声线都纹丝未变。 一阵复杂而又诡异的气氛在空气中流动。 宁枝一看,愣了一下,眼神甚至有一丝不安,眼睁睁看着女生走到身边,把环保袋压在了刚收拾好的书本上。 相关小说• 本类排行• 猜你喜欢• 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本站所有软件来自于互联网,版权属原著所有,如有需要请购买正版。 如有侵权,敬请来信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orsoon. 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次の

备战世冠 AG超玩会赛后反秀TS一波 eStar完美集结归来_腾讯新闻

溺没海

他此刻见到王绍成这副样子,心里无比痛心。 王绍成是王家的独苗,可是偏偏被萧鼎天搞成了废人,小小年纪,就再也不能享用女人。 一切都怪那个萧鼎天,此刻王天海暗暗发誓,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萧鼎天生不如死。 可是郑局长并不知道王绍成其实是个太监——这种丢人的事情,王天海自然不会跟郑局长说。 因此,郑局长不仅没有感觉到王天海的敷衍,反而更来了兴趣。 王云海恍然大悟,立刻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自从儿子被废掉之后,他一直担心儿子会想不开,如今儿子有如此雅兴,他这个当父亲的,自然要成全了。 今日,他不仅要为儿子报仇雪恨,还要让儿子抱得美人归! 安顿好了这边的事情,王云海便高高兴兴的带着儿子离开了。 有了郑局长的保证,他并不担心萧鼎天能搞出什么大动作——他现在已经身陷囫囵,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出来。 更何况,他只是叶家的废物上门女婿,本就没什么本事。 再说李若依,她从局长的办公室离开之后,依然憋着一肚子的气。 她实在想不通,这个萧鼎天为什么有如此大的胆子,敢偷偷亲自己? 更让她生气的是,她居然对萧鼎天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过——李若依仔细想了想,她隐隐觉得萧鼎天不是坏人。 看他那副样子,怎么都不像是歹徒,倒像是地痞流氓。 可是,郑局长也不会欺骗自己啊? 想来想去,李若依觉得还是要以负责任的态度来处理这件事,于是她没有和其他人商量,再一次进入审讯室,找到了萧鼎天。 何况现在萧鼎天依然不知道李若依是敌是友,自然不必太客气。 李若依被呛得说不上来话,她现在无比后悔来审问萧鼎天——自己何必多事呢? 从小到大,她就从来没见过如此不知好歹的人,她本是一番好意,害怕萧鼎天真的被冤枉了,可是萧鼎天居然丝毫不领情。 她刚刚迈步走出审讯室,就迎面撞上了郑局长。 郑局长的脸色铁青,和刚才在办公室谈笑风生的样子大不相同。 郑局长的转变,还有从几分钟前说起。 就在几分钟前,郑局长送走了志得意满的王家父子,回到办公室之后,他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郑局长只扫了一眼电话号码,就连忙接了起来,打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顶头上司——省局的局长。 这位上司姓刘,单名一个智字,年纪不过四十岁出头,就已经坐到了如此高位,可谓是人中龙凤,郑局长在他的面前只有点头哈腰的份,平常郑局长甚至没有资格直接和刘智汇报工作,可现在,这位大人物居然亲自给他打电话?.

次の